|

在線預訂

  入住時間:
  離店時間:
預訂

濱州天氣


1 ~ 14℃
多云轉陰
濱州天氣詳情

市場火爆的中端酒店需要警惕哪些危機?

發布時間:2020-01-17

    中端酒店作為時下火熱的一個酒店投資板塊,在各大品牌千帆爭流中逐步開始走入尋常客戶視野。

  中端酒店未來的發展可能要取決于很多的因素,但是首要的因素一定是跟國家的經濟發展形勢會有重大關系;成熟的國家經濟應該是橄欖型的,富裕階層與貧困階層都是橄欖型的頂部與尾部,中間應該屬于中產階層;中端酒店的產品在200元以上,400元以下,如果像星級酒店一樣依靠政府的畸形消費,或者像經濟型酒店依靠廣大的社會小青年來作為主要客源,那么中端酒店肯定要走入死局。

  中端酒店發展的危與機都在這個時間匯集于碰撞,誕生中端酒店巨頭的路上更多的是許多中小品牌的兼并收購或者消亡。清醒的認知中端酒店發展的危險,是這場中端酒店狂歡的必要步驟;總的來看,中端酒店的危機應該可以從下面的幾點看出端倪。

  危機一:中端酒店產品同質化

  產品同質化是中國的一大特色,產品同質化文藝一點的說法就是山寨;Made-in-China的背后,山寨文化也是中國制造無法回避的問題;汽車,紡織,建筑,手機……..都面臨山寨的這個問題,連鎖酒店也無法逃避這個問題。記得以前筆者在7天工作的時候,非常自豪自己工作的品牌,也堅信自己的產品是市場上最好的。直到有天,朋友跟我說,除了VI的差異,他實在是分不清楚如家、7天、漢庭的區別,這話給我們帶來了深深的思考。

  或許對酒店人士來說,大家的區別很多,但是對于客戶來講確實大同小異,現在還是有很多的客戶傻傻分不清楚這幾個品牌的區別。目前的中端酒店貌似也走入了這個怪圈。每個中端酒店品牌都在強調自己的設計,自己的理念,自己酒店的文化,但是客戶的辨識度能有多高。業內朋友開玩笑說,除了維也納這種土豪版的中端酒店容易區分,其它的品牌風格其實都類似。如果這個問題不引起大家的重視,中端酒店產品被社會大眾的審美觀所淘汰,也就是二三年的事情。

  危機二:中端酒店一種產品打天下

  中國地域遼闊,一個省份的面積比歐洲一個國家的都大;有些品牌酒店想通過一種產品來把一二三四線城市的客戶全部拿下,這個可能是期待值過高的表現。河北有家本土的酒店,旗下有四家分店,其裝修設計風格山寨的是桔子水晶。本以為抄襲成熟的產品可以節約大量的設計費用;但是不曾想,酒店開業以后根本無法獲得市場的認可。就像目前的經濟型酒店產品到現在都還沒有敲開四五線城市的大門。

  不同的城市,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客戶追求不同的產品風格。維也納這種歐式風格酒店,在中小城市客戶心中遠比一二線城市的客戶心中要高檔。所以,在不同的區域定位不同的客戶,打造不同的產品,才能更加得到客戶的認可。

  危機三:中端酒店盲目創新,跟風智能化

  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不同定位的中端酒店開始涌現;其中有種是定位的智能化酒店,從個人的角度來說,智能化不是中端酒店提升客戶滿意度的利器,也不會是討好客戶的法寶。

  智能化的產品價格高,運營維護管理非常繁瑣,產品操作繁瑣,使用率低,并且智能化產品逃不開摩爾定律的魔咒;且最終還是需要客戶為其買單,導致客戶滿意度直線下降;特別是從有些酒店用手機APP去控制智能設備的運營結果上來看,其設計風格以及可操作性簡直是反人類,完全不顧及客戶的使用感受。

  危機四:中端酒店的精品化和主題化

  什么叫中端酒店,可能現在誰也給不了讓大家信服的準確答案;有的以房價定義,有的以裝修標準定義,有的以配套設施定義,有的以設計風格定義;當然,還有些把自己往精品酒店以及主題酒店的方向靠攏。從事酒店這么些年的工作經驗上來看,越是設計新穎,時尚,潮流的都容易受到淘汰。

  以莫林風尚的現實案例來說,2008年的時候,莫林風尚推出了一種主題房型,稱之為“花好月圓”,圓床,紅色成為主要設計元素。產品一經推出,確實超出了我們的預期效果,基本上這種房型的訂單要提前一個星期才有機會入住。到2009年的時候,這種產品就只能保證100%的出租率,且不需要提前預訂了;2010年出租率不到90%,到現在,這種房間的出租率基本在70%以下,而且基本都是每次促銷,打折的主打房型。

  所以,如果是酒店經營利潤為導向,中端酒店還是需要盡量避開這種精品化和主題化的趨勢。

  危機五:中端酒店管理者虛實不分,迷信自己的品牌與管理

  酒店什么是虛什么是實,可能單體酒店的老板會比連鎖酒店更清楚。

  對于酒店經營來說,地理位置是實的,硬件裝修是實的,租賃物業的高大氣派是實的,其余的,可能很難跟虛實劃清界限。前幾年在做經濟型酒店的時候,跟加盟商大談產品,定位,設計等優勢,能確保其加盟自己品牌的優勢;其實我們心理非常清楚,好的地段,好的硬件,好的大樓,加盟哪家生意都好,哪怕是加盟商自己做;反過來說,位置差,裝修差的酒店,加盟誰都沒用。

  在連鎖酒店的時候見到過很多這樣的案例,近幾年在中端酒店也見到不少這樣的事情。偏僻的物業敢拿下,因為相信自己的品牌能吸引客戶多跑幾公里來住自己的酒店;70元/㎡以上的租金也敢簽下,也是相信通過自己的管理,客戶能認可更高的酒店房價;很可惜的是,現在這幾家酒店,經營都極其慘淡;市場不相信眼淚,更不迷信品牌。

  危機六:中端酒店以圈地為導向,不以盈利為導向

  互聯網行業流行流量就是現金,規模換來現金的說法;像京東這樣的企業長期處于虧損股民也依然相信。但是酒店不賺錢大家會相信么?看看經濟型酒店的財報,平均下來每間房每天只能賺幾塊錢。剔除加盟店所帶來的收益,經濟型酒店基本上都是全線虧損。

  中端酒店的盈利情況是不是要好于經濟型酒店,其實通過前面的表格就可以看出來。雖然目前在市場不飽和的前提下中端酒店還是具備很強的優勢,但是不用一二年的時間,中端酒店也會走入經濟型酒店的迷途:盲目圈地、不重視品牌、放緩直營以加盟為導向,特別是中端酒店的籌辦成本與經營成本要遠遠高于經濟型酒店。業內有句俗話說得好:凡是不以盈利為導向的酒店經營,都是耍流氓。

  危機七:星級酒店的反擊

  星級酒店在新的國家領導反腐倡廉的大旗下,日子非常不好過。這一二年,很多的星級酒店紛紛放下身段,其討好中低層的客戶。打開攜程或者藝龍的APP可以看到不少的四星級酒店的房價已經下探到二三百元,這樣的價格與中端酒店的平均房價差距并不大,比如莫林風尚的部分長沙酒店的平均房價與華天部分酒店的平均房價已經非常接近,但是相比產品,莫林對比華天根本不具備優勢。

  不管從品牌還是產品,或者配套設施設備方面來說,中端酒店還是無法跟四五星級酒店進行對比。假設本屆政府在這個周期內的反腐倡廉都是保持一如既往的水平,那么可以預見的未來,星級酒店一定會把觸角下探到社會的中低層,與中端酒店直面競爭;屆時,中端酒店在經濟型酒店面前的那點優勢,遠遠無法彌補其在星級酒店面前的那些劣勢。

  中端酒店的崛起與發展都是在中國經濟發展的大格局下應運而生的產物,早發展幾年或許市場還不夠成熟;晚發展幾年或許市場已經低迷。跑馬圈地式的發展固然能大舉提高市場規模以及形成品牌效應,但是酒店終歸還是要回歸其核心競爭三要素:地段、硬件、服務;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中端酒店的發展希望大家防微杜漸,走出一條品質化、品牌化、盈利化的最佳模式,雖然中端酒店的市場風已經起了,但是還不能足以吹起那頭豬。